放手

  • 0
P1010928

放手

文/善牧基金會宣導企劃部主任蔡宓苓

我記得生下第二個孩子的時候,出院回到家沒幾天他的黃疸指數就偏高,必須住院。住院期間,要擠出母奶帶到醫院給住院的他喝,一天見到他的時間加起來不到一個小時,感覺那個嬰兒不是還在我懷裡喝奶,伴著我產後撕裂巨大的傷口,卻能讓我微笑,忽視了痛的寶貝,怎麼一下子就必須待在醫院幾天,從我懷中離開?

產後荷爾蒙的變化,加上情緒不穩定,這件事讓我的淚水陪伴我度過坐月子的時間,等到他指數正常了可以出院,先生把他抱回家,我衝上去搶了抱過來,久久不放,好像有人會隨時把他偷走一樣,摟得那樣的緊,那樣不肯放……

所以,我無法體會,也不敢體會,小媽媽她們,是怎樣做出這個艱難的決定,將孩子出養,放手。

如果是我,要讓孩子離開,天都要崩了,自我都要毀了,所以我深刻明白,在那一刻,她們的天也崩了,自我也毀了,卻仍然必須繼續生活下去,或許上學,或許工作,或許聽家人冷嘲熱諷直到成年;必須在孩子剛被安置到善牧的嬰兒之家時,想著他睡得好不好,社工有沒有為他找到好人家……時間久了,當初離別的慟哭不再,卻會在母親節時想起,自己是一個媽媽,假裝身心已經整頓好重新出發,卻忍不住去翻看懷孕時醫院拍下的超音波照片,淚如雨下……

在籌備這部紀錄片時,我們總在辦公室悄悄討論著,會不會沒有小媽媽參與?誰要這樣去重述往事,一遍又一遍,想起那些甜與苦,尤其苦的比例高出太多。

我好驚訝,在歷經了一些波折之後,有四位小媽媽排除萬難願意接受採訪,並且同意播出。

在拍攝的過程中,看著十多歲的未婚小媽媽,還有成年的收養家庭的媽媽,我真的認為「愛」這件事好奇妙。對寶寶再難放手,為了給他一個更好的未來,這份愛給予小媽媽決定出養的勇氣;而收養家庭,想要給需要家的寶寶一份愛,當寶寶來到那個新家庭,你看著他們是怎樣的疼愛孩子,突然發現覺得不可能愛沒有血緣關係孩子的人,好悲哀!

是「愛」這件事,劃出了許多人「生命的圓圈」,彼此纏繞,彼此碰撞,也因此,小媽媽在重展自己生活時比較沒有那麼遺憾、寶寶有了一個永遠的家庭、想要孩子的收養父母多了可以愛一輩子的心肝寶貝──

這不只是一部紀錄片,更是許多人的人生。他們提起勇氣說出自己的生命故事,到底能帶給我們什麼?除了再認識一次「愛」,我們可以再把故事傳述出去,當媒體一籮筐報導未婚小媽媽怎樣丟棄自己的孩子致死、青少年爸媽怎樣虐待家中的嬰兒等等的,你可以知道那不是全部未婚小媽媽的面貌,不會只是一種樣子。我們或許仍然會對這些新聞背後的年輕父母感到憤怒,但我們也可以在看完紀錄片之後多出一些關注的力量,去想想這一切是怎麼造成的。

有人問我為什麼善牧要拍這樣的紀錄片?要預防未婚懷孕嗎?要教孩子尊重生命嗎?當然計劃書我得這麼寫,但其實真正的答案很簡單,我們只想讓觀眾針對這個議題多一些思考,如此足矣。

9月的全台巡迴放映會,歡迎你來!善牧將要說一個故事給你聽,這個故事花了三年多才順利產出,我們不上院線,不收門票,無法前來的朋友也可在9月初起購買紀錄片DVD。

感謝許慧如導演!感謝所有參與這部片的受訪小媽媽及收養家庭!感謝默默支持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