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洲少年服務中心 陪迷途少年找回自己

傍晚,廚房飄來晚飯的香味,社工忙著料理餐點,附近社區的男孩與女孩陸續進門,彼此有說有笑,好不熱鬧。問少年們為什麼喜歡來「蘆少」?他們說:「因為這裡有家的感覺。」

「很多人常把中輟的孩子想壞了,」善牧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主任侯雯琪說,其實這些孩子大多來自失功能的家庭,可能是隔代教養、沒了雙親或是一人入獄、有些則是親子關係疏離,是孤單的成長歷程讓他們迷失方向。「蘆少的工作就是陪伴這群迷途少年,像朋友一樣,給他們一些指引,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有個地方可以理解他、容納他。」

維護少年受教的權利

七年前,新北市社會局委託善牧承接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一百多坪的開放空間,青少年每天下午四點到七點可以來這裡使用設備,中心有KTV包廂、廚房、視聽以及遊戲室,或是找社工聊天、談心。除了據點經營,蘆少社工也會透過地毯式搜索,盤點在外遊蕩少年常聚集的場所,並藉由每個禮拜固定的外展時間,與這些孩子建立關係,進而提供關懷與協助。侯雯琪說:「成立少年福利服務中心的目的,便是希望在少年墜落前,搶先一步把他們接住。」

為了接觸個案,蘆少社工常跟中輟少年混在一起,也曾跟著他們一起出陣頭。「從清晨四點畫臉開始,一整天下來沒有人喊累,可是叫他們去上課,大家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侯雯琪有感而發地說,我們發現只要是青少年喜歡的事物,他們就可以很投入,但是,我們大人好像很少問他們喜歡什麼?或是想要什麼?

「我曾帶過一個男孩,他很討厭上學,我跟學校合作,媒合他去摩托車店當學徒,男孩很有興趣,每天都去,三年後就出師了。」還有一個女孩因為在學校被霸凌,小學五年級就逃學,「她的房間有很多日本動漫,知道她靠著自學認識很多日文字之後,我放棄勸她去上學的念頭,我跟她約定以後每次家訪她只要告訴我最近看的動漫內容就過關,我不會再逼她上學,後來我媒合志工幫她上課,讓她在家自學,國三那年她決定復學,憑藉著自己的努力,她順利讀完高中也如願考上日文系。」

侯雯琪說,這兩個孩子是我的老師,他們在生命裡的衝撞,比我勇敢太多了,類似這樣的案例也啟發我和其他社工夥伴去思考「如何幫助中輟的孩子學習不中斷」,以及「如何幫助他們從學習中看見自己的能力」。

給少年敢追夢的勇氣

弱勢的孩子通常不敢作夢,這幾年蘆少因著看見孩子的需求,嘗試許多不同的創新方案,希望能幫助孩子拓展視野。「譬如,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暑期方案,請孩子說出自己的夢想職業並且幫他實現,有個孩子喜歡設計,後來他設計的LOGO就變成我們那一年的隊服;有個孩子想當明星,我們便聯絡導演,幫他拍平面廣告;有個孩子對餐飲有興趣,我們媒合他去採用投幣式點餐的餐廳,帶領他跳脫既有的思維。」侯雯琪說,我們想讓孩子知道,夢想是可以成真的,只要你願意作夢、願意付出,每個人都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另一個方案「自己的飯錢、自己賺」也是同樣的目的。蘆少社工高珮薰說:「運作的方式有點像類職場的概念,由一位社工扮演老闆的角色,職場有的規定我們也比照辦理,如規範上下班時間、撰寫收支表、工作時程表、訂定遲到罰款、提供全勤獎金、舉辦在職訓練……等,後來隨著媒體報導與傳單效應,主動找上門的攤位合作越來越多,少年發現自己真的能做到一些事,帶給他們很大的信心,半年後五位成員陸續在外面找到穩定的工作。」

高珮薰說,這個計畫的初衷是想給孩子一個選擇、一個舞台、一個價值觀的培養,讓孩子自己支持自己。「過程中我們陪伴孩子面對現實,引導他們去探索,一旦孩子學會肯定自己,他就有機會脫離家庭帶給他的限制,然後漸漸地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其他可能性。」

每年暑假陪少年騎單車環島或是挑戰登百岳,已經成為蘆少固定的活動。對蘆少社工而言,不管是環島或是登山,都不是為了趕流行、搞噱頭,而是他們真的看見孩子的改變。「堅持」是過程裡社工最想送給孩子的禮物。高珮薰說:「我們希望透過環島以及登山磨練孩子的意志力,一旦撐過去了,這個成功經驗就會成為他們生命的養分。」

蘆少社工從來不會將服務的孩子看作是有問題的,他們覺得這些孩子只是缺少愛和大人的指引,「所以蘆少才會想方設法不斷開發新的方案,讓少年們在歷程中證明自己,因為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成功經驗,他們就會為自己做最大的努力,」侯雯琪堅定地說。

青少年服務工作如同種下一顆種子,往往不知道何時才能開花結果。問侯雯琪,社工花這麼長的時間陪伴一個人,值得嗎?她笑著說:「當然值得啊!當你有機會好好照顧好他,讓少年知道愛與被愛的可能,他以後就會用一樣的方式去愛他的小孩,我們這群社工默默在社區現身,就是為了減少複製傷害的可能,避免悲傷故事繼續發生。」

支持少年服務,捐款支持請上:https://goo.gl/KdTPJj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