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是我永遠的家

農曆年節前夕,德心(善牧少女中途之家)的社工都會接到小慈(化名)的電話,說她要「回家」!

小慈在德心住了六年,當初是因為逃家、翹課、飛行行為被少年法庭轉介到德心。

來到德心,小慈完全變了一個人,變得異常乖巧,社工覺得這一切似乎都假假的。有一次小慈犯錯,突然在社工面前下跪,還拼命呼自己巴掌,後來社工才知道,以前小慈在養母家,她必須這樣對待自己,才有辦法逃過更嚴厲的處罰。

創傷的孩子,很難做自己,社工說,小慈必須不斷地討好別人,因為她深怕自己不被喜歡。剛來德心的時候,小慈吃飯都吃得特別快、特別多,因為她擔心再也沒有下一餐,或是隨時會被養母接走。

社工覺得心疼並告訴小慈:「在這裡你就試著做一個孩子吧!可以哭、可以任性、可以出錯,這裡不會不要你。」小慈當下沒有說話,只是瞪大雙眼看著社工。

漸漸地小慈發現,社工是和她站在一起的。社工會出現在任何和她有關的場合:慶生會、學校活動、親師座談會、個別的比賽;當她犯錯的時候,社工沒有譴責她,還很努力地把她拉出來,一起探究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慈經驗到,不管自己有沒有犯錯,社工對她的愛都沒有改變。

日積月累下,小慈的飲食變得正常,她不再需要靠暴飲暴食填滿不安全感,她甚至敢開口頂嘴。社工笑著說:「雖然頂嘴代表溝通技巧不好,不過,我還是要幫小慈拍拍手,因為她終於願意表達自己的感受,終於懂得珍惜自己。」

讓社工印象最深的是,小慈在德心那六年,每到過年都會發高燒,「那是一種為了對抗壓力而產生的身心反應,小慈會求饒似地跟社工說,姊姊(社工),不要再逼我回家了。」

這也是為什麼如今一到過年小慈就會打電話問社工:「今年有幾個少女不能回家?我要帶禮物給她們。」問小慈想這麼做的原因?她說,「因為以前我就是那個不能(想)回家的人,我懂那種感覺,以前是姊姊你們陪我,現在換我來陪她們。」

社工說,離園的少女很多都會把德心的電話號碼,輸入為「家」。

善牧在服務過程中不斷見證,被好好照顧的生命變得很美好,得救的人會去照顧下一個人。

有愛的地方就是家!在闔家團圓的除夕夜,祝福大家新春快樂,也邀請您與善牧一起將幸福傳遞給你身邊的每一個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