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黑暗 迎向光彩自信

「我能欣賞現在的自己,重新體會生命的美好」-嘉義中心 巧巧

走出家暴,受暴婦女所要面對的,不只是遠離家暴這件事,後續包含孩子目睹家暴的創傷治療、離婚訴訟、監護權官司、自立撫養孩子等種種的考驗,若非經歷過,外人很難體會,「走出」這二字,是多麼不容易的過程。

巧巧是善牧嘉義中心長期陪伴的婦女,原本是家庭主婦的她,長期在言語及肢體暴力下,變得畏縮、膽小。長達11年的主婦生活,為了孩子,她鼓起勇氣走出來,一路上,善牧陪伴她面對離婚、自立、教養等議題,我們看見,巧巧逐漸不再害怕畏縮,找回自信,也懂得愛自己了。

家暴是一種慢慢走入黑暗的過程

「垃圾、妓女…」過去前夫總是用不堪入耳的髒話來侮辱我,甚至沒原由地對我拳打腳踢。那段時間的我,每天生活在擔心與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打,人也變得畏縮,不敢接觸陌生人。

一開始發生家暴時,我其實沒有想過要求助,一方面覺得這是自己的選擇,要去忍耐、承擔;另一方面,我怕父母擔心,加上孩子還小,真的沒有想過要離開他。只是,暴力就像是一股不斷推入黑暗的力量,一開始,前夫只是用言語羞辱,漸漸地,他會故意去推我,得逞後,就開始用打的、踹的。

記得有一次,前夫在外跟朋友喝酒,可能是受了氣,回家後抓起在睡夢中的我,就是一頓毒打。躺在一旁的大兒子,被我的哀號聲嚇醒,他一臉恐懼抓著我的手,跟我說:「媽媽不要反抗,越反抗爸爸會越生氣的。」我心疼地看著孩子,忍受前夫無情的毆打。

前夫雖然不會無緣無故打孩子,但只要一動手就很可怕。

有次,大兒子不小心讓小兒子哭了,前夫見狀,一把抓起大兒子,直接將他的頭往垃圾桶裡砸。那一幕我嚇傻了,趕緊帶著老大去醫院檢查,當時,醫生察覺不對,找來醫院社工來關切,我那時候想保護前夫,謊稱是小孩自己受傷,默默地讓這件事情淡化掉。

然而,這樣的生活對孩子已經造成很大的影響,當時就讀國小一年級的大兒子會跟我說:「媽媽我想要變強,我想要殺掉爸爸。」聽到這話,我知道孩子跟我都痛苦到快活不下去,我除了安慰、教導他殺人是不對的行為之外,也萌生帶孩子離開的念頭。

離婚是另一段漫長的煎熬

一天,我下定決心,趁著前夫不在時,帶著強褓中的小兒子離家,跑到醫院驗傷、申請保護令,打算準備離婚及監護權的官司。唯一的遺憾,是當時無法一起帶走還在學校讀書的老大。

為了拿到二個孩子的監護權,我收集了許多的資料,想把在前夫家的老大帶回來。但前夫一直騷擾、恐嚇我身邊的人,弄得大家都不堪其擾,拜託我趕快離婚,家人勸我先一人一個孩子,終止他騷擾的生活,最後,在前夫同意讓我定期探視大兒子下,我們達成離婚協議。

豈料,自前夫交女朋友後,態度大轉變,不僅不讓我跟孩子見面,也警告老師不能讓我看孩子。孩子在爸爸的威脅下,變得害怕跟我見面及說話。有天,前夫家的長輩偷偷打電話給我,拜託我不要再找孩子,免得每次我找完後,他跟孩子都遭殃。我不忍長輩與孩子因我而受苦,只好將思念壓藏在心中。

幸好,當時遇到善牧基金會負責目睹家庭暴力兒童的劉社工,她因為家暴案來關心孩子的狀況,我當時剛搬回娘家,狀態不是很好,她經常來看我、聽我說心裡的苦。那時候的我,因為思念大兒子心切,小兒子跟我討抱時,我心裡會因為覺得對大兒子不公平,而拒絕抱他。在劉社工的開導之下,我才慢慢地恢復與小兒子的親密關係。

劉社工經常到大兒子的學校輔導他,她知道我思念孩子之苦,每次來看我時,總是會跟我說孩子在學校的消息,也願意幫我留意孩子的需要。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孩子需要一個益智遊戲,她不僅給了我一些意見,還幫我先買了,不僅如此,在面對離婚與監護權官司時,她也幫我連結法院家事服務的資源,協助我走過這段辛苦的路程,回顧這一切,現在的我真的很感謝她為我所做的一切。

重拾自己的人生

過去,我因為婚姻,長達十一年沒有工作,離家後重新再找工作時,真的遇到許多瓶頸,加上當時又不斷跑法院,每天都覺得心好累。離婚回到娘家後,我拜託父親幫我照顧小孩,讓我能出來找工作,但找了一個月都沒有工作消息,我也慌了,只要有職缺我就去試,皇天不負苦心人,最後應徵到我目前這個工作。

這份工作其實需要有銷售業績,剛開始在面對客人時,我會緊張、害怕,但我知道我需要突破自己,想辦法提升自己的能力。每晚哄孩子睡了之後,我上網查資料、買書,研究如何當個成功的銷售員,做了一本又一本的筆記,想辦法讓自己早日進入狀況。

現在的我,面對客人不再那麼緊張了,也更有自信,在婚姻中,也遇到新的伴侶,在家人的支持以及現任丈夫的鼓勵下,讓我生活更有力量及目標走下去。雖然現在仍然無法見到大兒子,但我會持續跟學校老師表明我是他母親,只要哪一天他有需要我,我一定毫不猶豫地飛奔過去。

以前的我,是個很沒有自信的人,每天就是擔心會不會被打,看到自己就覺得討厭,很不喜歡照鏡子。現在的我變了,我開始懂得欣賞自己,變得喜歡照鏡子,也覺得自己其實是很美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