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教我 怎麼當媽媽

「走出來,才有機會遇見生命的貴人。」─松德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 詩怡

詩怡是善牧陪伴多年的單親媽媽。因為糊塗搞錯採訪時間,讓我有機會造訪詩怡的家,一進門便看見有些雜物還堆在客廳,原來這是詩怡新的租屋處。剛拿到孩子的監護權,剛搬進新家,一切都是新的開始,詩怡臉上有種苦盡甘來的灑脫。

原本跟詩怡約在中心碰面,他正好要帶孩子去參加中心舉辦的聖誕趴,詩怡說,那天中午她先帶孩子去吃小火鍋,一鍋一百多塊那種很便宜的涮涮鍋,三個孩子都吃得好開心,兒子邊吃還邊說:「媽媽,我們吃這個好高級喔!」

詩怡跟我講完這些話,眼眶也紅了,我一時被她的情緒感染,反而語塞,結果換來一陣沉默。完成這篇報導之際,把當時想跟詩怡說的話寫在這裡:「親愛的詩怡,其實,只要全家人在一起,吃什麼都是山珍海味,吃什麼都會覺得幸福,你的孩子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每個單親家庭都有外人難以體會的辛苦,詩怡也有過萬念俱灰的時刻,是三個懂事的孩子,讓她轉念、成長,為了孩子,她決定勇敢一次!

我好,孩子才會跟著好

多數當媽媽的人,是沒學過如何當媽媽就直接來當媽媽的,我也是。別看我現在看起來一副溫柔母親的模樣,以前脾氣可是很火爆,會罵小孩,還會打小孩。發生這麼大的轉折是因為離婚。

我離婚五年了。當初是先生外遇主動找我離婚的,那陣子為了要離婚他時常藉故找我吵架,加上一直以來都是我在賺錢養小孩,備感壓力的我稍不留意就會將情緒宣洩在無辜小孩身上。

離婚前我和先生已經好些年沒有同住,三個孩子長年處在偽單親的狀態,我以為離婚不過是形式,不會影響孩子,直到當時念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半夜尿床,我才驚覺事態嚴重,女兒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她的心裡還是有負擔,我很心疼,覺得對不起小孩,我告訴自己,雖然婚變,但我不能讓家庭秩序亂掉,該放下了,如果我不能趕快好起來,孩子的創傷就無法復原。

從那天起我開始學習當一個媽媽,用對的方式。父母離婚,對小孩一定會有衝擊,所以我想給孩子更多的愛,以前我不懂如何教小孩,孩子做錯事,我只會用打的、用罵的。婚變後,我去上課,幫助自己還有孩子,我發現以朋友的方式跟孩子相處,好好地溝通,孩子反而容易接受,現在我和孩子每天都會來個愛的抱抱,表達對彼此的關心。是孩子教會我,他們想要如何被愛。

以為監護權只是一張紙

簽字離婚時,我什麼都沒跟前夫要,他跟我說:「小孩你先挑,挑剩下的再給我,」我回他:「要嘛,三個都給你,要嘛,三個都給我。」我不要讓小孩感覺我特別喜歡誰才挑誰。前夫不肯三個小孩都歸我,我以為孩子的監護權只是名義上的差別,孩子一直跟我住、由我撫養,我才是實際上擁有孩子的那個人,我沒料到的是,沒有小孩監護權,迎接我的竟是一片黑暗。

大女兒升上國中後,我的經濟負擔變得更重,卡在沒有小孩的監護權,我無法取得中低收入戶資格。女兒的班導師人很好,以清寒學生證明幫忙申請到一些補助,我去銀行幫女兒開戶,同樣也是因為不是小孩監護人遭拒,我記得,我是哭著回學校跟老師說的。

經社會局轉介我認識善牧「台北市松德婦女中心」,為了拿回小孩的監護權,社工帶我去「法律扶助基金會」尋求律師協助,每一次跟律師會談社工都會陪我去,讓我的心更安定。我不會跟妹妹、朋友講的私事,我卻會跟社工說,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可能是社工會一直問我問題吧!社工常說:「我覺得你一定還有很多需求沒有說出來。」善牧的社工真的很貼心,把我的事情看得很重要,這或許就是我敢跟社工掏心掏肺的原因。

在社會邊緣掙扎的人很多

無法領取補助,我的經濟陷入困境,賺的薪水連打平生活都沒辦法,還得靠娘家的媽媽幫我照顧小孩,走頭無路的時候只好拿信用卡去借錢。接觸善牧之後,開始有一些免費的物資可以拿,譬如我身上、小孩身上的衣服都是善牧送的二手衣,其實這些衣服都還很新,我已經五年沒幫自己買衣服了,小孩也是,我頂多過年幫他們每個人買一套新衣,能省則省。

為了養小孩,我到處找賺錢的機會,做過牙醫助理、月嫂、保母,在路邊發過問卷,也做過跑腿幫。每天都很累、每天都在想錢從哪裡來,壓力大到受不了也曾出現不好的念頭,我覺得我應該去看醫生,但是我不敢,怕因此丟了工作。落入貧窮線之後,我才曉得和我一樣在社會邊緣掙扎求生的人真的很多。

善牧是婚變後除了家人之外的依靠,那裡有社工的陪伴,參與支持團體認識相同境遇的失婚婦女,和他們一起罵前夫,很痛快,婦女們會彼此鼓勵,情緒一旦有了出口就有力量往前走。

千萬不要在困境中落單

一0四年底「法扶」幫我爭取到義務律師,我開始跟前夫打監護權官司,前夫因未盡撫養責任獲判敗訴,這是前年(一0五年)六月的事,法官宣判的那一刻,我好激動,頻頻向我的律師道謝。三個月後我領到婚變後第一筆中低收入戶補助,而且正好趕上孩子開學。

每個單親家庭都有外人難以體會的辛苦,人不是萬能的,都有軟弱的時候,我想跟單親家長們說,「不要封閉自己,要尋求協助,不管是家人、朋友、社福團體都能助你一臂之力,經濟壓力或許短時間內無法改善,但精神壓力至少不會那麼大,走出來,才有機會遇見生命的貴人。」

因為婚變我才知道我的孩子這麼細膩、懂事。大女兒考高中那年,我問她:「要不要去補習?」她很兇地回我:「自己念就好,幹嘛補習。」我知道她不想讓我花錢;二女兒會默默幫我做家事,怕我太辛苦;小兒子也是,有次去逛百貨,他呆呆站在櫥窗前看著心儀的玩具槍許久,卻不敢開口跟我要,他時常童言童語地跟我說:「我長大要賺好多錢,讓你們過好日子」。我現在反而比較擔心,三個孩子長大後會不會把金錢看得太重,「我希望他們對幫助過我們的人心懷感恩,有能力的時候也要幫助別人,」這些事我會在生活中慢慢教他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