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著熟悉的家鄉味 回兩個「家」過年(文章出處:善牧誌No.140)

曾經,小剛的爸爸是保衛家裡最堅實的城牆,但因積勞成疾加上工作不順遂,不安情緒如滾雪球般襲擊過來,暴力讓家庭瞬間崩解、急速墜落…,此時,善牧的婦女緊急庇護家園用最溫柔堅定的力量承接這個風暴。

 

小剛的爸爸原本是船工,長時間的體力消耗及風吹日曬,健康每況愈下,原本厚實魁梧的肩膀愈來愈單薄,後來船公司經營出狀況導致他失業,意志消沈下,小剛爸爸常以酒精麻痺自己,失去理智時的暴力舉動,把家人推向痛苦深淵,也漸漸讓家變了樣。

 

在小剛國小的時候,爸爸曾私下找他訴苦:「我很害怕失去你們,但又不知道能做什麼?」說完就忍不住放聲痛哭,這是小剛唯一一次看到爸爸掉淚,對著眼前曾經魁梧但如今消瘦的父親,年紀小小的他,滿是心疼和不知所措。

 

有陣子,小剛的爸媽因家裡的事情愈吵愈兇,原本生氣會摔鍋碗瓢盆的爸爸,感覺像是悶燒鍋壓力到達極限,拿了東西就朝媽媽身上砸…。有一天,一頓失控爭吵後,儘管額頭的鮮血不斷淌出,但這次媽媽決意報警,趁著爸爸在睡覺,趕緊喚起小剛帶著弟弟們離開。

「因為媽媽傷很重,我們陪著她住院住了一陣子,後來知道我們即將要住到庇護家園,內心是很抗拒的。」小剛形容當初對庇護家園的想像:「我以為是一個個的小房間隔起來,然後會有人送三餐來,我們就關在裡面發呆。」

 

後來,小剛和媽媽、弟弟們到了庇護家園,才知道完全不是這樣,住在裡面的阿姨們、生輔員和社工們,大家一起把生活打理好,讓他們很自然地融入那裡。熟悉了環境之後,大家開始彼此關心聊天,小剛說:「感覺媽媽多了很多的姐妹,我則多了一群弟弟妹妹,庇護家園就像一個大家庭,大家順其自然的認識彼此。」

 

談到住在庇護家園的感受,小剛說:「媽媽受傷了,這裡的阿姨也都受傷了…。」

 

在小剛的印象中,媽媽幾乎沒有掉過淚,「她是一個堅毅忙碌的身影,早出晚歸沒有休息的權利。」來到家園後,漸漸地,小剛感覺媽媽過得比以前好很多,小剛回憶進家園前的媽媽:「即使再疲憊不堪,但她仍會因為害怕暴力突然襲來而不敢睡覺。就算睡著了,夜裡也常常驚醒。」但在家園的日子,有時候小剛和朋友聊天聊得很大聲,轉頭看媽媽已安然熟睡,他的心也跟著定下來。

 

「有時候感覺一覺醒來,就多了一家子人。」小剛這樣形容家園的變化。曾經有一位婦女帶4位小孩進來安置,看到那麼多小小孩,有的頑皮、有的害羞,一玩鬧起來,飲料打翻、水球亂飛,客廳一片杯盤狼藉,幸好,最大的哥哥就扮演「戶長」的角色,帶著弟弟妹妹把「戰場」收拾乾淨。

這對小剛是很特別的經驗,開朗熱心的他,有時候也會當起家園的大哥哥,幫忙顧其他的小小孩,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對進家園抗拒的小剛,約莫半個月就融入了這裡的生活。

 

另外,也曾遇過一位阿姨,進來家園整天以淚洗面,足不出戶也不願跟任何人互動,在社工們及生輔員的安撫陪伴下,漸漸願意開始進食,身心嚴重受創的她,眼神裡充滿了恐懼害怕,手腳上的傷痕則是兒女對她暴力相向的印記。

 

看到這麼多的「驚喜包」在庇護家園裡上演,小剛坦言:「我會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多讓人難過的事情,感覺悲慘似乎沒有盡頭。」但他會讓心靈沈澱下來,小剛說:「我會看事情好的那一面,比方說我今天跟誰玩覺得很開心,我們玩了些什麼。」有時候陷入負面的漩渦中,就在其中盡情宣洩,並設定一個停損點,發洩到某個程度就把自己拉回岸上。

 

當要離開家園時,小剛感覺十分不捨,因為已經習慣幫熟悉的家園阿姨顧小孩,小剛的媽媽也會跟阿姨們聊天,有時候一聊就聊2-3個小時,再加上家園會安排各種旅遊活動,彼此之間有許多美好回憶。在這裡,大家都得到喘氣的空間並重獲內心的安全感,有時候婦女們也會彼此傾吐心事相互鼓勵。

 

談到弟弟們離園的心情,小剛說:「大弟小安是個安靜的孩子,我不了解他的心情。」但小剛知道大弟總會默默的付出,主動把家事做好。離開家園後,小安不但學會打理生活,還主動肩負帶小弟上下學和煮飯的責任,小弟現在是家裡愛撒嬌的開心果。而小剛媽媽離園後則獨力撐起家計,在孩子們的貼心陪伴下,努力讓生活過得更好。

在小剛的印象中,從小全家都是去爺爺奶奶家過年,媽媽總是在廚房裡張羅著一大家子的年夜飯,過年前媽媽就會問:「過年想吃什麼呀?」小剛和弟弟們就會吵著想吃梅干扣肉、蛋包肉、蒸肉丸…等,想到的都是熟悉的媽媽味。要說特別喜歡吃的年夜菜色,小剛靦腆滿足地回答:「媽媽煮得都好吃。」

 

來到家園後的農曆年,則比以往更忙碌熱鬧了,整個家園的生輔員、社工、像媽媽般離園的阿姨們從早忙到晚,一起張羅圍爐年夜飯,小剛和其他孩子則忙著搬桌椅,把熱騰騰的飯菜從廚房不斷遞出來,回想當初的情況:「整個家園要過年,還有許多離園的阿姨們都會回來團圓。許多家庭一起過年,多了更多弟弟妹妹和阿姨,是很溫馨特別的過年經驗。」

 

採訪後,小剛已經跟同學約好要去運動,午後的陽光溫暖柔和,隨著他輕快的腳步,躍成悠揚自在的節奏感,就像現在生活漸漸步入正軌般,彩虹已在遠處微微透出,還記得他剛剛才眼睛發亮講著願望:「我要和朋友一起進籃球校隊…大學我想選電機或動畫設計…。」

 

雖然偶爾想到某些事情或日常動作,難免觸動思念爸爸的心情,但小剛覺得一切都是成長的過程:「讓自己學會反省是很棒的事情,因為每件事都和自己有關,事過境遷後,想想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以讓未來更好。」現在過農曆年與以往不同的是要「趕場」,中午回庇護家園和大家團圓,下午再趕去長輩家過年,在小剛一家人心中,以後,過年有兩個家可以吃團圓飯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