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年到爸爸-孩子是我的責任

第一次與小妖相遇是十年前在西少(台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實習的時候,當時他已經18歲了,算是資深少年,回來西少找社工聊天,記憶中的他,就是講話搞笑且話很多的大男孩,去年開始做小爸媽服務,某次在西少又遇到了小妖,他現在也很少去西少了,真的是很巧讓我遇到,現在的他也是位爸爸了,後來邀請小妖接受訪談和擔任小爸爸團體的分享者,小妖雖然說著自己沒有什麼好分享的,但如果有人想聽他的故事,他也樂意。

 

訪談的那天,小妖下班後匆匆忙忙趕來西少,餓昏了的他邊啃著漢堡邊說著自己的過去,今年28歲的小妖,女兒剛滿3歲,是位有點害羞但很可愛的小女孩。

小妖在一個複雜的家庭中長大,家裡有爸爸、媽媽,和許多常進出家中的叔叔、哥哥,「我爸就是萬華角頭,我從小看到的東西,就是一堆哥哥回來,然後斷手斷腳的,所以我那時候我也混,我爸是本省掛的, 我跑去混外省掛的,就我還帶人跟我爸吵架,跟我爸槓起來。」

 

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吃藥(毒品),13、14歲開始小妖白天會去學校,放學後就到撞球館(也在撞球館認識了西少社工)、舞廳,玩到很晚才回家睡覺,在學校跟一些學長、學弟一起吃藥、賣藥,但賣藥有六、七成都是自己吃掉,所以也沒賺到什麼錢,「我還真不知道我錢從哪兒來,很莫名其妙身上就會有錢,也沒去打工,好像爸媽會給錢。」

 

身上總是有錢可花的小妖,吃藥吃上了癮,「我把它(毒品)當成生活的一部分,我不會沒有它(很多貨源),所以我不知道沒有它我行不行。」小妖高一讀完就休學去工作,到了18歲就申請去當兵,當兵時期還是有吃藥,軍中還是很多人在吃,朋友群也沒什麼變化,放假回來就會碰藥,也都能輕易取得藥物,直到後來做了正當工作,沒錢,身體也有異樣,健康出問題,就沒吃藥了。

 

「就也沒什麼好玩的,覺得玩夠了,就(沒有碰藥)一直到現在。」小妖沒有用藥者常見的狀況,沒有經過太多的拉扯,決定不吃,就再也不吃了,也不會想再碰,「很自然而然就沒有了,沒有什麼戒斷症狀,不吃就只是變胖,最高峰有到70幾(公斤),吃藥的時候有到49(公斤)。」

 

小妖當兵前都是做偏門工作,「賺多花多,做偏的,一、兩周,十幾二十萬,也是這樣花,現在一個月七、八萬,也是這樣花,沒有什麼好去做偏門,做酒店錢也都花在酒店,做賣藥錢也都用在賣藥。」做偏門雖然可以賺快錢,但也承擔著很大的風險,外面所謂的兄弟,其實是有錢才跟你稱兄道弟。

 

「你不要說外面的朋友以前多挺多挺啦!都是虛的啦!有事情都鳥獸散,什麼義氣都是屁,最後嘞,真的出事,誰理你呀?誰敢出面去保你,就算保你了啦!保釋出來的錢也是你自己付的,你真的要開庭了,一庭三、五萬,也是你自己出呀!誰會幫你出,你說什麼大哥,大哥都是騙人的。」

當完兵後,小妖心態一轉,想試試未曾做過的正當工作,「就想試試看正常工作,我想說,你都已經當完兵了,沒有後路可以退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快20了,我那時候的想法啦!我就覺得,我好像該做一點正常的,我要嘛就是把這條路做大,要嘛就是回歸正常的,我是兩條路在選而已啦,一念成魔、一念成仙,那時候就想說,試看看回歸正常生活。」

 

小妖放下了賺快錢的偏門工作,試了許多類型的工作,「退伍第一年是做房仲,實價登錄賺了不少錢」,小妖用在房仲業賺來的400多萬,買了一間30幾年的舊公寓(三房一廳兩衛),又跟家人借了100多萬裝潢,到現在住了十年,房價已經漲到超過一千萬,「我那間房子投資有對,算是賺到,我覺得這個東西嗆司嗆司(靠運氣)。」後來遇到政府打房,房市變差,覺得賺不到什麼錢,小妖就決定先去唸書,邊工作邊讀書,重新從高一開始唸,原本唸美容,後來轉資處,晚上上課,半夜上班,做7-11大夜班,一個月三萬塊,除了生活改變,心理上也有很大的衝擊。

 

「回到正常生活後,一開始還不習慣,突然變成三萬塊的工作,那轉變其實心很累,那個轉變的過程很痛苦,以前我是兩個禮拜收一次錢,都是二十、三十(萬)這樣進來,那時候花錢根本不覺得錢是錢…我最慘的時候,完全擠不出錢,壓力非常非常大,我跟侯子還有蔡蔡(都是西少社工)借錢,真的打電話給她說,我真的過不下去,我借到沒有朋友。」

 

就算沒錢,小妖也沒有後悔,只覺得自己應該要更努力工作,也曾動念想走回頭路,但為了孩子,忍了下來,「我只是覺得真的是不夠拼,所以才會落到現在這樣,我那時候還是想要回去做偏門,但就是因為小朋友,我就忍下來了,後來錢慢慢有在疏通疏通。」小妖在收入很少、壓力很大的過渡期堅持下去了,後來經濟漸漸好轉,也陸續換了兩、三種工作,曾做過工地工作,冒著隨時可能摔死的風險,現在做電梯工程好幾年了,有穩定的收入。

國中就認識孩子的媽,她比小妖大兩歲,中間小妖自己愛玩,她去了台中唸大學,沒有繼續走在一起,後來她大四休學去工作,差不多23、24歲回台北,兩人又遇到了,就開始交往,決定結婚,也很快有了孩子,「我們計畫結婚,結婚後計畫要去蜜月,然後計畫要去蜜月的前一個禮拜吧,就發現懷孕,也算是意外,但就是很自然就沒有避孕,本來就有想生小孩,那就把她生下來。」

 

「我們都覺得我們玩夠了,年齡也到了,我們不想要太老生,因為覺得這樣很累,我現在才28、29都覺得帶小孩非常累,我不知道30幾歲是要怎麼帶,我老婆也這樣想,就是早點生。」小妖和老婆覺得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先登記結婚了,但懷了孕才和老婆爸媽說已經結婚的事,「剛開始還滿鬥爭的,她媽媽就覺得說,為什麼年輕人做事那麼莽撞。」岳父母雖然錯愕,但米已成粥,也不得不接受,好在小妖對老婆很好,讓岳父印象不錯,「我當下也是滿疼她的,所以她爸也覺得我這個女婿還不錯。」

 

女兒出生後,幫女兒換尿布、洗澡這些基本技能他都很熟練,因為體貼老婆,小妖盡可能做到他能做的事,「因為奶我沒辦法親餵,生我沒辦法生,懷我沒辦法懷嘛,那顧我可以顧呀,養我可以養,陪我可以陪,所以就做到自己可以做的事。」

 

老婆也在生產完三、四個月後回去上班,兩人上班時,女兒請岳母照顧,下班再去接回來自己顧,「我小孩子還滿乖的,她可以一覺到天亮,完全不用夜奶,很天使,但她很煩,睡覺姿勢太多了,會打我,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讓她睡嬰兒床,一起睡,而且她趴睡,趴睡就要每十分鐘就起來看她一下,所以你根本就沒得睡,我們怕她頭醜,所以讓她趴睡,有時候會讓她側睡,但要幫她換,側左側右,這件事情是我在做,我都會做惡夢,夢到她窒息在我旁邊,我壓力超大。」

 

女兒是小妖的寶貝,他照顧著她的生活,陪伴她成長,但並沒有感覺自己是一個爸爸,只是自己的責任,「當下我老婆懷孕了,我顧我老婆,到小孩生下來,我顧我小孩,這中間一年多,其實我真的沒有意識到我自己是一個爸爸,我只是在做我覺得我應該做的事情,這是我的責任範圍內,到小孩快要一歲,我才意識到我有一個小孩,想跟實際做是不一樣的事情,從頭到尾小孩都是我在帶呀,那是一種心態,等到你真的看到她,可能在地上爬,或是真的叫爸爸,之類的,你才會意識到說,我好像真的當爸爸了。」

 

小妖覺得孩子是一種很煩的生物,會哭鬧、討抱,「小孩子真的很煩,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小孩很煩,現在快三歲了,更煩,現在什麼東西都會了,會頂嘴,會亂拿東西呀,現在會的東西太多了,但是她還是我的寶貝,你們都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嗎,這很矛盾呀。」即使覺得煩,還是很愛女兒,也會想跟女兒玩。

 

關於帶孩子,小妖覺得最困難的是教育,「我覺得教育最難,因為沒有一個準則、沒有一個標準,教你怎麼教小孩,很多東西都有一個標準在,但你要怎麼教小孩,沒有一個標準方式,就要去嘗試。」還好小妖和老婆的教育理念是一致的,「我們的教育理念滿類似的,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慶幸的事,夫妻要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如何去教育小孩,要找到一個共同點,比如說我們覺得教育沒有那麼重要,但禮貌很重要,或是一些禮儀的部分,我們覺得這是大過於學識,所以雖然說現在這樣是分開,但我們的教育理念滿相近的。」

 

女兒兩歲時,小妖和老婆離婚了,「我們現在是離婚狀態,我跟她媽媽還是在一起,也是因為家庭問題啦,我離婚的時候不完全是我跟我太太的問題,婚姻是三個家庭的事情,我會離婚就是因為這樣, 我家是混的,她家是書香世家,她媽當了四十年的老師,這個落差真的很大,很衝突、溝通不良,目前還找不到辦法達成一個平衡點。」

 

「離婚過大概一、兩個禮拜,我們再坐下來再講一次這個問題,我們講開了,因為沒有婚姻那個束縛,我的老爸老媽不是她的公公婆婆,她爸爸媽媽不是我的岳父岳母,結果我們就這樣講開了,所以我們後來還是又再一起,其實我覺得兩個人分開不一定是因為失去了某些東西,有可能因為一些問題卡住,但你畢竟還有一個共同的小孩,共同的目標在,所以我們後來還是在交往,就是變成有時候住我家,有時候回她家,就還是一起照顧小孩,生活模式是一樣的,還是睡在同一張床上,出去玩還是都一起。」

 

解除了婚姻關係後,少了媳婦與女婿的義務,小妖和老婆都得到了喘息,壓力減輕很多,現在的他們,覺得結婚不是那麼重要,維持男女朋友關係,兩人都愛著孩子,也一起生活,尊重彼此的家人,但不需要勉強自己和對方的家人相處,「我覺得家庭這方面可以給你一個安定的力量,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像我這樣子也沒有不好,因為你原本以為你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在婚姻關係結束之後,我們還是解決了,至少我跟我老婆兩個人,我們心裡的結,解開了,我們兩個人都可以坦然面對這件事,對小孩現在的認知沒有差別,但長大之後,其實我還沒有想到說,我要怎麼跟她解釋,解釋爸爸媽媽當初遇到的難題,我還沒有想得那麼的周全,因為我不知道她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問這個問題。」

從孩子出生到現在三歲,這段學習當爸爸的歷程,小妖覺得最重要的人還是老婆,「因為縱使我們兩個人有不愉快的事情,我們還是會不改初衷地去對這個小孩子,所以我覺得她還是對小孩子最重要的,我們彼此都還是愛這個小孩。」而對自己,他覺得自己只是一般爸爸,還需要更加努力,「我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我覺得每個人都需要覺得自己更好,我是不知足的人,我覺得我有越來越好,但我永遠覺得自己還不夠,也想要給孩子可以再更好,所以我沒有覺得我什麼事情做得很好,如果可以給小孩子更好,那你自己就會更開心,希望會越來越好。」

 

小妖不忌諱女兒知道自己年少輕狂做過的事情,他覺得正視自己的過去,承認並改正錯誤,可以讓女兒引以為鑑,希望自己對女兒來說,是個好爸爸,「我不覺得我自己是一個好的兒子或先生,但我希望我自己可以做一個好爸爸,因為我沒有一個好爸爸,我不希望小孩子會覺得說,我爸爸為什麼會小時候吸毒呀,或交過很多女朋友那些,但我會跟她講,我以前做過這些事情,在她夠成熟之後,我一定會跟她講,我曾經做過這些事情,但我可以為了一些事情而去改正我自己,我知道它錯了,所以我改正我自己,我覺得我可以當她的借鏡,我覺得人是可以改過的,我不認為有什麼大過,是看你有沒有想要改,如果你想要改,我覺得有一天你一定可以改過,所以我希望我自己是一個好爸爸。」

最後,小妖想和新手小爸爸,以及可能成為爸爸的男孩們說,「已經生的那種就也沒什麼好講的,你既然敢生,你就不要不顧,你要負責任嘛,他就是你的責任,沒有什麼好講的,就責無旁貸嘛,快要生的,就多賺一點錢嘛,小孩子超花錢的,接下來你生的那一年,你大概也沒什麼時間休息了;我真的有想給建議的是那些還沒有成為爸爸的人,你如果沒有能力生你就不要生,你就不要去做這些危險的事,就不要讓對方懷孕(要避孕),如果她真的懷孕了,那你就是做起男人的責任,你就讓自己有責任顧這個小孩,Be a man。」

 

後記:去年十月底訪談小妖,後來他帶著女兒來參加小爸爸分享團體,看著他與女兒的互動,真的是個女兒控,而可愛的小女孩也很有禮貌,靜靜地在旁邊玩;小妖最後給的建議一針見血,無論男女都要有責任感,對生命負責,而小妖自己也身體力行,希望看到小妖故事大家都能接收到小妖想傳達的訊息。

註1:筆者為善牧基金會社工 牧橙
註2:附上的照片是小妖一家三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