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3 英里的尋親路

 

身世謎,謎樣情

尋親切,未可知

峰迴轉,曙光現

絲絲線索扣心弦

 

今年中旬,一封來自美國的信,述說著一名當年被遺棄的孩子,為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養父母不遠千里的從紐約來到臺灣,即便知道「尋親」可能是個永遠的夢,但仍帶著孩子踏上不曾被遺忘的臺灣。

 

民國96年高雄左營警局接獲民眾報案,有一新生兒被放置在左營游泳池門口,孩子經過醫院照護後,在警政協尋生父母無所悉下,由高雄市政府監護,命名為「涵涵」,並轉安置於善牧基金會安排出養,後由一對美國夫婦收養。

涵涵發展遲緩,學習上需要更多的照顧,然因當年棄嬰的身份,醫生只能憑其外顯行為及外觀推論,她可能患有胎兒酒精症候群,至今仍持續接受特殊教育及心理治療。孩子的個性容易堅持,加上學習落後,使其遭受同儕的排擠,為使涵涵找到自己的定位並培養自信,養父母安排孩子參與芭蕾、踢踏舞、現代舞和空中藝術舞蹈(類似馬戲團中的空中飛人)、滑雪等等活動,由於其體態上的優勢,孩子在舞蹈團體中得到了認同與接納,更進而得到參與演出的機會。

 

隨著時光推移,涵涵生命初期的照顧者以及「臺灣」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深深的刻劃在孩子的心裏。透過相片,透過養父母的口述,也透過每年全家穿著大紅色的喜氣傳統服飾參與農曆新年的盛會,在滿屋的臺灣與中國風的裝飾下,孩子滿心期待著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國家。

在涵涵12歲這年,養父母決定返臺,一方面讓孩子認識臺灣,另一方面也為孩子完成「尋親」這不可能的任務,除了滿足孩子尋根的願望,也期盼能有一絲絲的機會了解孩子的家族病史,為孩子找到正確的治療方向。

 

善牧接獲此信,了解養父母返臺的原因及日期後,嘗試聯繫高雄市政府社會局,但因棄嬰的身份,無法尋及相關親屬。為使涵涵能有機會拜訪2歲前的家,見見當年曾擁之入懷的保母,也對臺灣有更多的連結,善牧社工再次請求高雄社會局聯繫當年服務過孩子的相關人員,同時也連絡善牧曾經的照顧者與社工。

 

此外,由於養父母尋親心切,善牧社工嘗試聯繫當年曾接觸過此案的高雄左營社服中心、警察局及照護過的醫院,仍一無所獲,直到後續經他處得知,104年曾有對自稱是涵涵父母的人赴左營社服中心詢問孩子,因當時孩子已赴美,遂未再有生父母的訊息,得知此一線索,善牧社工再次去電政府單位,卻獲得無任何歷史紀錄之回應。

眼看著唯一的線索陷入膠著,養父母提出欲赴當年孩子被放置的地點張貼尋人海報,並透過媒體來尋親,希望能幫孩子鋪路,未來能有生父母的消息。就在準備的過程中,突然傳來好消息,高雄市社會局找到曾接觸過孩子生父母的左營警局一巡佐,原來,孩子在應就學的年齡時,因未就學而被查獲,才有了聲稱是孩子生父母的人出現。

 

至此,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茫茫人海中與孩子有親血緣的二個人似乎就這麼立體的、清晰的站在眼前,雖然只有輪廓,但近在咫呎。

 

幾天後,生母打電話給善牧社工,當年在未有婚姻關係下,生育了孩子,因經濟壓力及支持系統不足,將孩子放置在「育幼院」,後來才知道,原來放置點為兒童之家的後門圍牆邊,一旁則臨近左營游泳池之入口,才被誤以為是在泳池被發現。

 

孩子的身世之謎有了重大突破,養父母期待在孩子不知情的情況下與生母見面,然而,由於某些因素,雙方未能相見,即便如此,養父母仍然留下一封感恩的信及相本,並預約在不久的將來再次返臺,讓母女相認,讓孩子知道有許多人正默默的愛著她也祝福著她。

天主早早預備了一條道路,等著我們按圖索驥逐一探尋。在收養這條路上,祈願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愛的引領下找到永久的家並與生命最初的愛相遇。

 

文:台南嬰兒之家社工 謝孟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