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女到媽媽-我想要有一個家

原本和三寶媽完全不認識,她是蘆少(新北市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以前就認識的少年,當要寫小爸媽的故事,以及舉辦小媽媽分享團體時,蘆少社工推薦了三寶媽,後來透過電話詢問她接受訪談及參加團體分享的意願,素未謀面的三寶媽爽快答應了,也約定了訪談時間。

第一次見到三寶媽,就是約在蘆少訪談的那天,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忙照顧孩子,她帶著兩個兒子一起來,就在邊處理孩子的哭鬧、討抱、肚子餓等狀況的過程中,一邊聊著她當媽媽的故事。

 

三寶媽今年滿22歲,是位全職媽媽,老公從事家裡開的水電行工作,兩人與兩個兒子(兩歲多及一個多月大)、公公、婆婆、大伯、小叔、小姑及小姑的兩個孩子同住,家裡人口眾多,很熱鬧。

 

在這段婚姻之前,三寶媽有一個大女兒(七歲)。她年輕時每天打架鬧事,什麼都經歷過,滿18歲就到處去喝酒、跑趴,15歲就懷了孕,因為一些因素,大女兒從小就不是自己帶,「因為老大算是有點不理想的遭遇,之前本來沒有老大,然後因為發生一些事情,才會懷了老大,我算是不會想要去傷害小朋友,因為小朋友是無辜的,可是我生下來感覺也是害到她啦,因為少了母愛那些…一開始是媽媽顧,因為我那時候還未成年,監護權在媽媽身上,後來因為媽媽走了(過世),法官把她判給我阿姨,然後每個月我們會給阿姨生活費。」

 

當初年輕的三寶媽,在還沒有準備當媽的情況下懷孕,心理上也有許多衝擊與矛盾,「我生了老大,經歷滿痛苦的,還沒有想要成為一個家庭的那種想法,我是無法接受這個小孩,可是我竟然堅持把她生下來了,是生了這兩個才慢慢接受她。」女兒給媽媽照顧,三寶媽自己則賺錢養女兒,但因為年輕愛玩,收入沒有很穩定,媽媽因為經濟壓力過大,選擇離開人世,「我之前是做餐飲業,算工讀生,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愛玩,被老闆辭職了,然後去做熱炒店,薪水也沒有很高,然後就整個打死結,媽媽就因為金錢上的問題,然後選擇離開,因為之前的壓力真的滿大的,媽媽就沒辦法負荷那些壓力,我又加上工作不穩定,媽媽就選擇了離開。」

媽媽突然離開了,讓三寶媽更徬徨失措,而其他家裡人對她充滿著不諒解,「然後我家裡的人就覺得,我媽生我這個女兒,感覺滿冷血的,媽媽走了,還這樣子,自由自在地在外面,就是過自己的生活,因為我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不知道如何面對媽媽的離世,也不知道怎麼面對女兒,後來三寶媽去朋友那邊住,被陷害而牽扯到一個案子,入監服刑兩、三個月,出來後住阿姨家沒幾個月,阿姨也都會跟她要錢,滿了18歲後,三寶媽選擇去做八大這行,陪酒賺錢,「就撐到18歲,就去做八大,去養家,為了大女兒,我去做八大,喝酒喝到住院、掛急診。」

 

三寶媽20歲時,在酒店遇到現在的老公,老公大她11歲,兩人認識不到一個月就有了孩子,「當初我老公堅持要把他(大兒子)拿掉,我就跟我老公說,一拿掉可以,重點是我要叫我家裡的人出來,因為我不能自己做決定(未滿20歲),二是生下來,我說如果生下來的話,我們要達成共識就是,真正的成為一個家庭,努力改變現在的生活。」「當時我們認識的時候,老公也還是算比較愛玩,愛出去喝酒呀,那時候我的年紀也是愛玩啦,就是喜歡上班,然後下班休息就是去夜店這樣玩,就去夜店喝酒、四處跑趴,哪裡有酒攤就去,就十幾、二十個人一起喝酒。」

 

後來和老公討論好要結婚,將孩子生下來,兩人也都要改變自己的心態,準備步入家庭,三寶媽也很坦承地告訴老公過去的事,「因為他既然能接受我把小孩生下來,我就是要坦然地跟他說,我有一個女兒,你真的能接受的話,我們就真的把他生下來,然後達成共識,組成一個家…我是遇到我老公算是滿好的啦,現在的社會,很多男的,難以接受,以前是說拖油瓶…我老公滿接受大女兒的,甚至現在我老公想要我大女兒的監護權,現在想要要回來,阿姨就堅持要走法院,我們是不想要把事情搞得那麼大,但阿姨很難溝通。」

 

因為從小沒有相處過,大女兒對三寶媽很陌生,加上有一些誤解,關係疏離,「阿姨就是白的轉成黑的,說媽媽不要你了啦,怎樣怎樣的,然後媽媽賺的錢都是男生去糟蹋你媽媽的錢才養你,所以我女兒現在變成對媽媽的陰影還滿大的…就是變得阿姨教育她,問題滿大的,我前幾天有跟她講,我說你會不會討厭媽媽,她不敢講,我說沒關係,你老實講,她還是不敢講,我說你討厭媽媽對不對,她說對,我說其實媽媽還是很愛你的,只是媽媽現在不知道怎麼辦,把你接回來。」到現在大女兒仍然跟阿姨住,這個難解的問題,需要更多的時間跟努力去化解。

 

懷老二的時候,三寶媽就搬到老公家一起住,當初公婆對她印象沒有很好,但三寶媽努力在生活中做出改變,「因為我之前就是愛玩,就是染頭髮那些的,身上就有那種味道,不要說公公不知道啦,因為大人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後後來我也是努力做,努力讓公婆接受,因為我既然想要組成一個家,我就去努力地付出,總不能說沒有付出就有好事發生吧,不可能。」原本脾氣有點暴躁的三寶媽,收起脾氣,想要好好地和老公的家人相處,將老公的家人當作自己的家人,「我跟我老公說,我雖然沒有爸媽,可是我能把你的爸媽當作自己的爸媽,然後後來我就努力做,那時候婆婆住院,我就說,媽媽住院了,我就去醫院顧媽媽呀,然後小孩子我可以帶著去,不然就是媽媽出院了,我可以幫媽媽整理一些東西呀。」公婆看見了她的轉變,慢慢地接受了她。

 

老二出生後,三寶媽都自己照顧,但因為沒有照顧老大的經驗,也算是個新手媽媽,婆婆身體不好,行動也不太方便,沒辦法提供什麼協助,還好坐月子時,老公除了訂月子餐,還請了一位每天來一小時的月嫂,幫孩子洗澡,也教三寶媽照顧新生兒的技能,就這樣一點一滴地學習當個媽媽,老二三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副食品,原本不會煮飯的三寶媽,也都自己看書、上網學,弄給孩子吃,卻沒想到孩子吸收得太好,體重過重到需要就醫。

 

「一開始小孩子吃副食品,吃得還滿壯的,壯到過度了,幾乎可以算是半年幾乎都是在醫院度過,太胖了,還去加護病房做鼻道內視鏡,過胖導致會突然停止呼吸,醫生說檢查看有沒有氣喘,因為還不能判定,先判定為急性支氣管炎,後來到八個月,都長期住院,我那時候也是心情滿複雜的,就是看小孩子,強制餵藥呀,吹蒸氣,後來到了一歲也是一樣,就是強制住院,那時候我的心也是起伏滿大的、波折滿大的。」看著孩子進進出出醫院,三寶媽也都陪著照顧,心疼孩子難受,自己的心也難受,「就變成有一點憂鬱症,我跟我先生說,我都把小孩顧不好,那不如選擇離開好了。」後來三寶媽調整孩子的飲食,體重有減下來,但還是會再發作,確診是氣喘,現在老二的身體狀況有比較穩定,三寶媽的心情也平復許多,後來又有了老三。

 

「生了老三就比較順手了,一打二,目前是還在努力學習,小孩子跟小孩子之間還是沒辦法互相融入,目前我們這三人還在努力融合,老公也在努力搓合我們三人,因為我是一打二媽媽,老公雖然負責上班,但他看我會很累,他會幫我,幫大的洗澡呀、餵飯呀,然後我要幫小的洗澡,他就幫忙放洗澡水,大的要黏我,他就會幫忙餵小的。」老公除了工作,也會幫忙照顧孩子,給予三寶媽支持,沒有娘家人支持的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老公和婆家的人。

 

從15歲不知道怎麼面對當媽媽這件事,到生了老二、老三,真正體會了當媽媽的心情及辛苦,「我是覺得說我滿勇敢生了第三個,其實我之前有一個想法是,我不想當媽媽,然後生了老二,我有種改變,突然想要認真當個媽媽,虧了老二,才真正地體會當媽媽的心情…生了老三才是徹底的清醒,才了解到真正當媽媽的辛苦。」

 

三寶媽從以前的愛玩,到想要認真當媽媽,想要組成與維繫一個家庭而改變自己,也因為孩子覺得幸福,「雖然不能出去玩,可是看小孩子一個一個階段長大,是滿幸福的一件事情…如果叫我現在選擇,跟外面玩或在家顧小孩子,我會選擇在家顧小孩。」三寶媽很喜歡小孩,前陣子也跟老公討論了,明年老二去上學,她要去考保母執照,之後可以在家當保母,現在都在蒐集當保母的資料,像是怎麼和孩子互動,家裡需要哪些裝潢設計才適合等等。」等老三大一點之後,三寶媽不排除再生第四個,照顧孩子雖然辛苦,但孩子帶給她的幸福遠遠大過於辛苦,也因為孩子和老公,她有了一個家。

 

最後三寶媽想跟新手媽媽們說,「小孩子能吃是福,可是還是不要過度胖。」有著慘痛經驗的她,提醒大家要注意孩子的健康和體重,孩子生病,媽媽也會心痛。

 

後記:三寶媽的兩個兒子都是頭好壯壯,後來幾次活動遇到三寶媽,她都揹著小兒子,有時大兒子也想要媽媽抱抱,她就又一手扛起了大兒子,真心覺得媽媽好強大。這是去年九月訪談的故事,訪談後,三寶媽也說,自己很想回來幫忙當志工,但住得比較遠,又要帶兩個孩子,希望未來有機會,也期待三寶媽能順利考到保母執照,就能回來當保母志工囉~

 

善牧基金會社工 牧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