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越生死線/Little woods觀後心得

故事軸心以販毒假釋出獄的姐姐歐莉與男友糾纏不清的妹妹黛比,因長期疏離而各自掙扎度日,然而在倒數假釋的日子,再度懷孕的黛比投向歐莉求救,黛比無法再負擔任何家計,姐妹因此突破心防,也讓原本計畫脫離這個環境的歐莉無法拋下一切離開,迫使在完成假釋正式出獄前,為了妹妹得跨國私運毒品,而對歐莉來說,重操舊業是唯一能快速賺錢的方式。歐莉與黛比面對自身家庭和經濟困境時必須鋌而走險,但他們卻是一路以來支持彼此的重要角色,堅信的家庭價值,更是讓他們不斷犧牲,甚至不顧生命危險的重要信仰。在層層描述中發現歐莉的顧慮及拉鋸,電影敘述的方式不帶任何角度、寫實又直接,讓觀眾自行感受這部電影想表達、陳述的事實。

毒品、墮胎議題,對於一般人及新聞媒體上,所接受的都是全然負面的訊息,在台灣社會、家庭中,大部分的人選擇避而不談,在美國社會也是長年爭議的話題。毒品對很多人來說是一條無止盡的路,以本片為例子,施用毒品、販毒的人大部分處於社會邊緣,除金錢的誘惑之外,身邊缺乏刺激及鼓勵,不管是販毒的吸引力或者是施用毒品的人,在戒斷的路上,除面對身心帶來的空虛感,還有社會大眾的歧視,往往會讓戒斷的過程中停滯甚至是放棄。

台灣完善的健保制度在全世界數一數二,更是很多國家效法的對象,身在台灣很難想像,若沒有這項制度,生活中帶來的影響及困難會衍生出多少社會問題,而在片中黛比因想墮胎面對需負擔高額的醫療費用,逼得姐妹必須偷渡出國動手術,妹妹所面對的不安、恐懼、徬徨,卻是可能發生在生活周遭裡。片中因墮胎的問題帶出了在社會工作中可能會面對的困境,人工流產在現今許多社會上仍是價值觀、宗教信仰、法律等不斷撕裂而造成對立的議題,牽扯著個人信仰、社會價值、身體自主權在其中,偏見讓這些墮胎的女人背負著斥責隱喻。

性行為的發生從來不是為了結婚生子,有的人是為了愛、親密關係的認同,亦或者是出自於對性的好奇,就像片中的妹妹一樣,即使心底認為男朋友非能託付的對象,還是因此懷上他的孩子,在兩人互相擁抱哭泣的這一幕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有時矛盾的親密關係裡明明很靠近,卻又再不斷的互相傷害對方。

在服務小爸媽的過程中,社會負面觀感的原因,常讓他們選擇獨自面對,他們的聲音也時常被社會價值而蓋住,用不同的方式尋找自我,有可能是寄托,也有可能是曾經失去的東西,看到小爸媽曾經為了奶粉錢,即使受限於學歷及能力,還是努力的找工作;看到小爸媽為了小孩,不斷的改變調整,重新建立那個自己嚮往的家庭;看到小爸媽為了小孩,手上熟練的換尿布,嘴上不忘跟社工分享最近讓小孩嘗試了哪些副食品。

「從來沒有人準備好當一個母親、父親」,這是曾經在某本書上看見的,只是小爸媽選擇在這樣的年紀選擇了這樣的人生,也許他們到現在還在學習當一個父母親,也許他們到現在偶爾還是會無助,可以說他們衝動,也可以說他們不符合社會期待,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完全擔起責任、權利及義務,努力讓孩子的生活得到保障,希望大眾能提升對未成年懷孕的重視及理解,在貼上標籤以前,能用溫柔的眼光看待他們,用包容心取代歧視,期許這些眼淚與嘆息化為力量,邁向更好的道路上。

培家中心-社工員 宋瑋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