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年到爸爸-為了孩子,我願意改變

第一次見到奇奇是在蘆少(新北市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他與老婆帶著兩個兒子來找社工聊聊天,兩個小男孩,小的一歲多、大的兩歲多,一個大眼睛、一個小眼睛,都很活潑好動;而奇奇和老婆也都很年輕,我心想,帶兩個小搗蛋,好累呀~~

後來聽蘆少社工說,奇奇最近為了孩子想轉行做正常工作,他少年時期也曾有段狂飆期,決定改變很不容易。到了去年十月要寫每月一故事時,想到奇奇,問他是否有意願接受訪談,以及來當小爸爸經驗分享團體的分享者,奇奇一口答應了,他很願意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新手小爸爸們。

24歲的奇奇,長得很帥,全身胸、腹、背、雙手及雙腿都佈滿著刺青,令人驚嘆(刺這麼大面積應該超痛吧),他老婆23歲,一家四口和奇奇爸一起同住租屋,兩個兒子從小都是奇奇和老婆自己照顧的,奇奇主要負責工作賺錢,老婆則包辦兩個孩子及家中大小事。

「我自己本身是家庭很複雜、很複雜、超複雜,我不姓X,我是被養的。」國中時才知道爸爸其實是養父,生母是養父同父異母的妹妹,原本都不知道有生母這個人,後來是生母忍不住跟他相認,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世,這件事帶給奇奇很大的衝擊,「我覺得也是因為家庭因素改變我很多」。

國中時奇奇幾乎沒有去學校,都在網咖、撞球館(也在撞球館認識了蘆少社工),或到處亂跑,在外面玩,對毒品好奇,就碰碰看,也曾經因為毒品或其他案子被少年隊抓;高中時接觸賣藥(毒品),沒有讀完高中,就一直這樣過著在外面玩的生活,有用藥也有賣藥,後來第一次被關在少觀所,兩個月,出來後生活還是沒有什麼改變,到18、19歲又被關,感化教育,接著轉成人監獄,關了快兩年,快21歲的時候才出來,出來以後還是繼續一樣的生活。

21歲關出來之後又開始跟老婆有聯絡(原本就認識),很快就再一起了,接著過不到兩個月就去當兵,新訓時知道老婆懷孕。剛開始老婆不敢生,奇奇自己也會怕,但是「基於不想傷害一個生命,想說也可以努力看看,讓自己有責任一點看看」,他們決定結婚,將孩子生下來,奇奇在軍中和岳母通電話,岳母很開明,沒有給他很大壓力,「我岳母其實對我滿好的,沒有跟我收聘金,就願意這樣把女兒交給我…我真的滿謝謝我岳母,所以我跟我岳母感情很好。」岳母知道他沒錢,除了沒收聘金,沒有宴客也沒關係,後來在孩子出生前就完成訂婚和登記結婚,岳父則沒有什麼意見,都聽岳母的;奇奇的爸爸一開始要他拿掉,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決定,後來家人也轉變成支持他的決定。

奇奇進去關之前就沒什麼跟家裡聯絡,都自己在外面生活,關出來後,家裡沒有地方讓他睡,剛開始是睡在後陽台的床上,後來去老婆家裡住(跟岳父母),住了三年多,到去年六、七月才搬出來跟爸爸一起住。老婆懷孕時,兩人剛開始也是什麼都不懂,就慢慢地去了解,大兒子出生時奇奇已經退伍了(當兵四個月),「一開始我會覺得,反正女生你們就顧好家裡,小孩顧好,那我就是負責賺錢,前期的時候, 我還是主要在做一些偏門,在拼錢,因為知道小孩要出來了,要多賺一點錢,我是比較佩服我老婆,因為她算是什麼都不懂,可是慢慢去問、去學,東西都是老婆準備的。」孩子剛出生的時候,除了賺錢,奇奇也都滿主動地去照顧孩子,像是換尿布、幫孩子洗澡、洗奶瓶這些他都會,但到孩子大概三、四個月之後,奇奇又開始常往外跑,忙自己的事情,「那時候眼裡沒有所謂的計畫不計畫,我只覺得我有錢,反正我賺得快,我做偏的,我藥賣得夠大,我那時候賺得多,也放高利貸。」即便大兒子出生了,奇奇的生活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還是會用藥,靠著賣藥賺了大錢,生活也過得奢侈,但錢來得快、去得也快。」

第二個孩子也不是計畫中的,那時老婆坐完月子,惡露排很久,後來第一次月經來了,但隔很久第二次都沒來,回診的時候,醫生說,又懷孕兩個月了,「本來是想說要拿掉,可是我還是抱持的那種,還是不要去傷害那種無辜的生命好了,又覺得,反正兩個嘛,就看會不會拼到一個女的,我一直很想要女兒,我到現在還是很想要女兒,結果誰知道又是男的,那還是覺得沒關係,那就生啊。」就這樣三年之間,奇奇成為兩個男孩的爸爸。

「要結婚時,岳母說,結婚生小孩,就要犧牲很多,想說到時候再去面對,沒想到面對了以後,真的覺得很累很累…」兩個孩子出生後,奇奇和老婆更能體會當初岳母說的話,「第二個生出來的時候更累,可能大的在哭,小的也在哭,不然就是一個先睡著了,另一個在哭又把他吵起來了,那個很累。」奇奇常常不在家,所以這些情況通常都是老婆獨自面對的,「其實我覺得我做不好的點就是,小孩只要在睡覺還是幹嘛的,我幾乎都是不願意待在家的,不太想跟我老婆待在那個房間裡,因為我怕到時候因為我的一點關係,吵到小孩,我老婆又會結屎面(台語),責怪我或唸我。」因為老婆娘家的房間空間很小,奇奇為了避免摩擦,大多讓老婆和孩子待在裡面,自己就往外跑,老婆有時候也會要求他幫忙帶孩子,但他總是用賺錢這一點回應,老婆也無法反駁。

就這樣老婆忙著照顧兩個孩子,奇奇繼續靠著偏門賺錢,後來奇奇健康開始出現問題,有血尿,加上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他開始意識到,好像該做出一些改變。「我比較晚,我是到今年我小孩,兩歲多三歲,我才意識到,不行,我要走回正的,我會希望說,給我的小孩一個健全的家庭,我是本身是一個不健全的家庭,影響我的一生,我不希望我的小孩跟我一樣。」「那時候開始慢慢想要改變,就覺得好像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慢慢的、慢慢的,想說找份正當工作這樣子,畢竟走這些偏的,也是會看很多人心險惡吧,自然而然地也會覺得累了,然後不想要再這樣搞下去了,再怎麼說,我也有老婆小孩了,就直接找份正當工作,好好過我自己的生活就好,外面遇到的事情,讓我想要搬回家,正常生活。」「做偏的,雖然好賺,但要背的東西太多了。」

從去年五、六月開始,奇奇的內心有很多的掙扎拉扯,想戒毒、做正行,但又會想賺大錢,多次的拉扯後,到了七月底開始做大夜班保全工作,每天晚上七點到早上七點,12個小時,接著會去市場岳母的攤子工作到中午,本來有刺青的人無法做保全,因為遇到老闆肯給機會,保全月薪三萬六,他六天休假都沒休,一個月大概四萬多,加上市場工作,一個月大概能有五萬元收入,但是房租、車貸、手機欠費、12萬的交通罰單等等…每個月的支出很多,兩份薪水,大概就是打平,加上孩子即將要上幼兒園了,經濟及精神上壓力都很大。「從開始做正常工作到現在,說真的還是屬於一個不是很適應的狀態,但不適應還是要適應啊,錢賺得很慢,生活作息太規律了,之前是想幹嘛就可以幹嘛,要抽菸就可以抽菸,要往外跑就可以往外跑,要跟朋友出去就可以跟朋友出去,就很自由,現在就很不習慣。」「我在前面的時候我是有點精神崩潰,七月初的時候,剛開始我一直都在看精神科,我是吃藥吃到八月多我才直接停,我本身就有點躁鬱跟憂鬱,就是我剛做正常工作的時候,我睡不飽呀,然後又要被我老婆挖起來去上班,我又起床氣,又跟我老婆吵架,不然就是睡覺沒睡飽,然後小孩吵我,所以那時候生活品質我覺得很差,到現在其實也沒有好到哪裡,而是適應了、習慣了。」

下定決心要改變,又幸運找到正當工作的奇奇,忍耐著轉變期的壓力及負向情緒,縱使不習慣這樣的生活,錢也賺得又慢又辛苦,但奇奇仍然覺得要堅持下去,「那時候珮珮(蘆少社工)跟我說,如果我斷絕了跟那些人聯繫,我會發現這個世界很奇妙,我那時候還覺得說到底是有什麼奇妙,可是我現在做正常工作幾個月後,我就安靜都沒跟朋友聯絡,真的看的東西很不一樣。」奇奇除了轉正行,也戒毒,換掉臉書帳號、手機號碼,斷絕一切與過去朋友的聯繫,想徹底地改變自己的生活,「一定沒有什麼真心的,在外面這樣子有什麼能真心的,沒有人會是真心的,也沒有值得留戀的朋友。」除了發現自己可以有和過往截然不同的生活體驗之外,家庭和孩子更是讓奇奇願意持續努力的原因,「小孩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責任,因為小孩的關係 讓我不想去背負刑期,不想再因為外面的因素來影響到這個應該是我的責任的東西,到最後累的是我老婆而已。」「我在賣藥的時候,也有遇到跟別人打架的事情,我會覺得因為家庭、老婆、小孩,讓我想要去犧牲、放棄一些事情,像尊嚴什麼的,會因為小孩把我綁住,變得我不太敢去跟別人吵架,因為如果我去吵的話,出了什麼事,就完蛋了,所以就會算了,把這口氣嚥下去,也不是說嚥下去,還是會讓我有很多不甘心,可是沒辦法,我也只能這樣子。」脾氣暴躁的奇奇,為了家人,怕和別人有衝突會惹出更大的事,學習忍住情緒,放棄了好賺的偏門工作,這是他為了孩子和家人做出的最大的改變。

開始新生活後,除了工作,奇奇也花了比以前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因為現在小孩已經可以用言語溝通了,我才比較有在管小孩….我的個性是屬於脾氣比較暴躁這種,所以教小孩的時候我是屬於比較會吼的那種…我現在很盯我們這兩個的規矩,我對他們很兇耶,有點像軍事化教育…像要進房間(蘆少團輔室),我會問說,你可以進去嗎,要去問阿姨…」奇奇也會和老婆討論怎麼教小孩,會去思考教育這件事,「教小孩這方面我是比較希望是我老婆在教,因為如果是我教的話,我就比較兇,小孩對我就是怕而已,除非是媽媽在教他們不聽,我就只要吼一下,他們就會乖了,他們兩個很怕我,也很喜歡跟我玩,又愛又怕,他們真的做錯事我才會罵他們。」「她會跟我說,只要我在罵人的時候,叫我不要出聲,她會說,爸爸你看,我就是配合她看一下就好,小孩就會知道我有在看。」奇奇和老婆教育孩子的方向是一致的,兩人也很有默契地以老婆說的為主,奇奇適時地配合及扮黑臉,也會互相體恤對方,「我大夜班後去市場,中午12點、 1點才回家,下班回家就直接睡覺,老婆也體恤這點,我在睡覺的時候,她就會帶小孩去吃早餐,然後就去找朋友,帶小孩出去放電,到下午他們要睡午覺的時候才回來,這樣就不會吵到我,不然我在睡覺,小孩在旁邊床一直跳跳跳,在家一定會吵到我。」「我老婆如果在睡覺,就是她很累,可能想多睡一點,小孩如果起床想喝奶奶,我就會幫他們泡奶奶,想要幫她減輕一點負擔,可能我市場回來,我看到奶瓶還沒洗,我就會幫她洗,還是說小孩提早起來,我就會叫他們不要吵鬧,弄手機影片給他們看,不然就是大的如果先起來,我就會把他抱出門,去做運動。」奇奇會在自己做得到的地方,幫忙老婆,這也是他覺得自己貼心的一面。

從年少輕狂走到現在,為了孩子和老婆有了轉變,奇奇和老婆從新手小爸媽變成資深小爸媽,一路走來其實沒有太多其他人的幫助,兩人大多靠著自己摸索,「我們身邊的朋友,也很多決定要結婚生小孩的,可是走到現在看一看,我覺得好像我跟我老婆比較厲害,也沒有說要離婚,其他人要嘛就是小孩給媽媽養,要嘛就是夫妻搞不好要離婚了,要嘛就在那邊爭小孩,給誰帶給誰帶,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們這點做得還不錯。」奇奇和老婆也會吵架,但感情基礎是深厚的,吵完沒多久就會和好,老婆對他暴躁的脾氣也總是包容,「她體諒我比較多,我都沒什麼在體諒她,她包容我太多了,我的脾氣什麼的,最大的功臣是我老婆。」奇奇非常感謝老婆這一路的辛苦、相伴與包容,他也知道自己的不容易,想和自己說,「繼續保持,堅持才是最困難的。」

奇奇也有些話想跟新手小爸爸們說,「既然大家都已經是一個小爸爸,都組織一個家庭了,有一個小生命,等於說是你的責任,要愛惜生命,不要說因為夫妻或男女朋友之間的關係去影響到一個無辜的生命,我覺得家庭、成長環境都會影響到小孩,以後是好是壞其實都在於夫妻之間的關係,要有責任一點。」奇奇提醒著大家對家庭和孩子要負擔起責任,與大家互相勉勵,相信奇奇也能如同自己期許地繼續堅持下去。

後記:去年十月底訪談了奇奇,後來他也在小爸爸團體裡分享,聽著他給新手爸爸語重心長的建議,真心覺得,即便外貌還是個大男孩,思想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當爸當久了,果然不一樣了。訪談過程中,也很好奇奇奇老婆的想法,怎麼能夠一肩挑起照顧兩個孩子,又對老公如此包容以及相信他會改變,奇奇說,「你也可以去訪問我老婆」,是呀,有機會的話,也想知道奇奇老婆是怎看待這段歷程的,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奇奇在今年一月轉行做活動工程,「碰上現在這個老闆教了我很多我不懂的事,因為老闆也是個浪子回頭的人,老闆也給我很大的鼓勵、支持。」因著這份工作,讓原本就會開車的奇奇,終於考到了駕照,遇上好工作的奇奇,想特別說聲感謝,「感謝我國中同班的好朋友,因為是他介紹了這份工作給我,也謝謝老闆及老闆的女兒能讓我有這個舞台,有了可以發展的空間和機會。」希望奇奇能持續在工作上努力,或許,有朝一日,奇奇也會成為一位浪子回頭的老闆。

註1:筆者為善牧基金會社工牧橙
註2:附上的照片是奇奇一家四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