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善牧復原力節影展-「牆」電影觀後感

2019年善牧復原力節影展-「牆」電影觀後感

牆,這部電影曾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講述的表面上是更生人在離開監獄牢牆後全新卻依舊艱困的生活,然而事實上更聚焦於呈現探討家庭內的父子情感,子代如何複製上一代的人生和教養模式,以及努力嘗試填補入獄這些年來和家人之間的生命空缺,並試著跨越父子之間的情恨糾葛。

在片中可以清楚的看見更生人生活的不易,小凱一年換了六個工作,平均做不到兩個月,其中做過保全、粗工、裝潢、酒店,小凱在做著這些工作,有時感到沒有意義的同時,心理也隱隱約約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他想往上走,可是他卻找不著向上的樓梯。在我服務有觸法經驗少年的過程中,發現此經驗與身分讓他們在社會上更難於立足,無論是老闆因為他有前科而不願意錄用,或是自己本身就因為自信不足而不敢挑戰。有的時候他們看似說話大聲,對什麼事情都不太在意,事實上內心深處非常的沒有自信,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需要在不斷的陪伴和鼓勵之下,找到自己的復原力,去面對遠比我們想像的不知道艱困多少的殘酷人生。

其實我們往往從一出生就已注定了我們的位置、住在哪裡、會在哪裡讀書等等,片中並沒有很明確交代兩位主角入獄以前的事情,但他們人生的形成必然有他們的成因,可是人們很容易用一種標籤去定義他人,導演試圖藉由紀錄片去突破我們和他們之間階級的隔閡,但據他在電影的座談會所述,他在拍片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和他們間仍舊有著一道難以跨越的牆,後來只能和自己說,就承認吧!承認我們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但前提是你必須努力拋開自己所有成見,才能聽見這些不同的故事。拍片結束後小凱的爸爸生病了,導演他們趕去醫院探望他,小凱父親對他們說:你們是我朋友中第一個來看我的人。社工其實也是這樣,你必須承認自己永遠無法真正體會個案的人生,但是你努力貼近他們,努力陪他們走過那一個個心碎無助、滿是孤獨的時刻。

在這部電影裡,父親對小凱和小紀的影響都非常的深,小紀從小光是聽到父親摩托車的聲音,就嚇的要躲起來,小紀出獄後努力想要彌補孩子過去的那段空缺,可是他其實並不知道要怎麼和他相處,甚至是怎麼去愛他,他只能重蹈父親對他曾做過的方式在孩子身上。小凱呢?小凱從小就不知道家是什麼,他對父親先是恨到後面慢慢的能去接納他甚至去照顧他,雖然他嘴上不願承認,但是他其實很愛他的父親。那我們呢?我們和我們的家人和我們的父親也會有這樣的隔閡嗎?事實上,撇除血緣關係以外,父親是一個和我們有著很大成長時代背景和生命經歷差異的人,你可以告訴你的父親你有同性戀的性傾向嗎?你可以和你的父親討論政治議題嗎?你可以告訴你的父親根本不想和他有一樣的信仰嗎?和父親間的這道牆,都橫在你我之間。

雖然我們和父親間有著這麼多隔閡,但他依舊是我們深愛的家人,我們仍要試著學習和父親溝通,儘管他總是只會以自己的方式去愛你,有時你也需要告訴他怎麼說愛或是找到你們之間相處的模式。小紀曾說過他和父親這輩子是無解了,和孩子可能也是,但在電影的結尾,小紀和原先害怕與他釣魚的孩子一起去釣魚,他們能夠跨越父子間的這道牆嗎?時間終究會給我們每個人答案,不過這個答案的結果要我們自己去追尋和改變,也許是一輩子,也許終就無解,但至少我們已來過,活過,愛過——無論對任何人來說,這都已足夠。

文/善牧新北市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社工 許凱翔

Comments are closed.